吃不下甜点了?你肠道中的细菌可能会告诉你一些事情。根据《Cell Metabolism》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道称,餐后二十分钟,肠道菌会产生一些蛋白质,抑制动物对食物的摄取。研究人员还展示了注入小鼠和大鼠体内的这些蛋白质,如何作用于大脑,减少食欲,从而表明肠道菌可能帮助控制我们进食的时间和数量。

新的证据与当前的食欲控制模式并存,这涉及到一些激素,从肠道信号,到我们饿了或进食时的大脑回路。研究人员首次发现,细菌蛋白——在吃饱后由共生的大肠杆菌产生,可影响肠-脑信号的释放(例如,GLP-1和PYY),并激活大脑中的食欲调控神经元。

本文资深作者、法国鲁昂大学和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(INSERM)营养、健康&大脑实验室的Sergue? Fetissov指出:“目前,有这么多的研究,探究不同病理条件下的微生物组成,但他们并没有去探讨这些关联背后的机制。我们的研究表明,来自大肠杆菌的细菌蛋白质,可参与人体用以通知饱腹感的相同分子途径,现在我们需要知道,改变了的肠道微生物如何可以影响这种生理学。”

 

 

 

 


我们吃饭的时候,为肠道细菌带来了大量的营养物质。作为反应,它们分裂和替换掉在粪便中失去的任何成员。这项研究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理论:由于肠道微生物依靠我们才有生存之处,那么保持种群的稳定也是它们的优势。这将是有意义的,那么,当宿主没吃饱的时候,如果有一种方式能与宿主进行沟通,就可以促使宿主再次摄取营养。

在实验室中,Fetissov及其同事发现,经过20分钟的养分消耗和数量扩大后,肠道中的大肠杆菌产生的蛋白质种类不同于进食之前。20分钟的时间,似乎与一个人吃饭后开始感觉饱或累的时间相一致。研究人员对这一发现感到兴奋,他们开始分析进食之前和进食之后的细菌蛋白质。

他们看到,注射小剂量的这种细菌蛋白(喂食后产生的),可降低饥饿的和自由喂养的大鼠、小鼠对食物的摄取。进一步的分析表明,饱胀后产生的细菌蛋白,可刺激YY肽的释放,与饱腹感相关的一种激素,而“饥饿”的细菌性激素则不能。胰高血糖素样肽-1(GLP-1,一个已知模拟胰岛素释放的激素)的情况则相反。

接下来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试验,可以在动物血液中检测到一个“饱胀”细菌蛋白的存在,称为ClpB。餐后20分钟,虽然该蛋白在小鼠和大鼠血液中的水平没有改变,但是它与肠道中ClpB DNA的产生有关,这表明它可能将肠道细菌组成与宿主的食欲控制联系在了一起。研究人员还发现,ClpB可增加神经元(降低食欲)放电。其他大肠杆菌蛋白在饥饿和饱食中的作用,以及来自其他细菌物种的蛋白质可能有何作用,仍然是未知的。

 

 

 


Fetisov
说:“我们现在认为,在营养供给之后不久,细菌通过增加和刺激肠道饱腹感激素的释放,参与食欲的调控。此外,我们认为肠道菌群产生的蛋白质,可在血液中长期存在,并调节大脑中的通路。


2016年05月09日

上一篇

下一篇

肠道菌奇妙作用:告诉你吃饱了

发布时间:
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

News

新闻资讯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